大众乐谱音乐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热搜: discuz
楼主: 孔鹏宇

人类最简易实用的线谱——“一线谱”,和2008年夏天新改的方案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06-8-17 16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
此“一线谱”,非彼一线谱也

思路相似不等于两种谱相同.
孔先生的“一线谱”,以F定线,F处于七个基本音级的中间,往上只有G、A、B,往下只有E、D、C,读谱时以F为基点上下找音,比现行五线谱容易确定不同高度的音位。笔者认为这是其长处之一。音名不同,所用符头也有不同,这也利于读谱时判断音高。不过笔者也有两点也许是多余的顾虑。乐谱在手写的情况下,是不可能像这里的谱例那么“规矩”的,为了快速,人们多半用点一点代替实心符头,用画个圈代替空心符头,在这种情况下,特别是写谱潦草的时候,有可能出现:(1)F线下的C、E混淆不清;(2)A、D音无论时值多少,易被当成二分音符(这是读惯五线谱者容易引起的条件反射)。
发表于 2006-8-19 07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
石峰的“音乐世界漫谈”

以上二幅音谱图是石峰的“音乐世界漫谈”只有图,没有说明的方案。

第一幅图画中有二种“一线谱”的谱例。原书上就没有说是谁发明的。

石峰本人有多种乐谱发明:有标图谱记谱法,花图乐谱,严格坐标谱,九线谱,谐趣乐谱,气氛音符乐谱,回环乐谱,移位乐谱,美术乐谱,装饰乐谱,寓意乐谱,图画谱,点点谱,条条谱,三角谱,方块谱,园圈谱,图案谱,琳琅满目,您可以去看看。

有关线谱的统计是由吴道恭的“论六线谱“一书,好象是在意大利大使馆工作。他有完整的“道恭体系”六线谱方案。您如果在研究乐谱,不会不知道的吧。











[此贴子已经被作者编辑过]
发表于 2006-8-18 13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
何訓田



  
    听说:何訓田也独创“一线谱记谱”“RD 作曲法”,不知是怎么会事?

    何訓田是上海音乐学院教授,去问一下也不难。












[此贴子已经被作者编辑过]
发表于 2006-8-18 13:30 | 显示全部楼层

转载一篇介绍何先生的文章

文章来源:搜狐>财经频道 > 国内财经 > 南方人物周刊 > 《南方人物周刊》第39期
题目:何训田:你怎么还没辞职呢?
作者:周刊记者  蒯乐昊

何训田,谐音何训天,把天和地(田地)都训了,口气很大。  
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知道何训田,是因为他的《阿姐鼓》。 《纽约时报》评价道:“ 《阿姐鼓》使中国人实现了让其音乐走向世界的理想。”  
而何在音乐上的贡献,大多数人并不了解。俄罗斯音乐学家赫洛波娃教授认为何训田独创的RD作曲法,标志着中国有了一个自己的音乐学派。“我从来没有听过如此独特的音乐,如此处理弦乐的手法。这音乐欧洲没有,美国也没有,俄罗斯也没有。”  

少年纤夫  
何出生教师家庭,少时家贫,兄弟姐妹六个,他排行老四。从事数学教育的父母似乎并无特殊的艺术才华,但六姐弟中有一半后来走上了艺术之路:两个作曲家,一个画家。  八岁之前,何训田已经决定:将来要当一名作曲家。用他自己的话说,“目标坚定,方向明确”。那时候,他已经会自己写一些简单的旋律。  
他绝对相信天赋,因为在进入音乐学院之前,他在音乐领域的所有摸爬滚打,并无师承。他自学基本乐理,这个在学校只教一年的课程,他自学了整整四年,而且没有办法鉴定自己所学是否正确。他自己动手制作竖吹的小笛,还根据书本上的知识做成了矿石收音机……  
第一次听到小提琴,四个空弦一拨出来,何训田当场着迷。那时一把小提琴售价30元,简直是一笔巨款,足以让一家人不吃不喝一个月。他悄悄地瞒着父母,去嘉陵江上当纤夫。脱去鞋子赤脚踩在鹅卵石上的时候,疼得几乎要跳起来。这是世界上最残酷、最劳累的体力劳动。纤夫们一天要吃九顿饭才能应付超负荷的体力支出。即使是这九顿饭,也是在此岸无路可走,纤夫们上船过河,到对岸继续去拉的间隙匆匆吞下。纤夫端着滚烫的瓦罐,马上舀起嘉陵江水倒在饭上降温,谁先吃完,谁就可以抢到纤绳最顶端的有利位置。行程过半,何训田收拾行李,逃离纤夫队,连续步行两天才回到家,一进家门就栽倒在床上。他用纤夫队预付的那一半报酬,买到了小提琴。  
他为自己写下了小提琴的练习曲,根据四个手指写出各种排列组合的方式,然后,站在烈日照射的自家后院练琴。他后来回忆,“就是到现在看,那也是对排列组合的穷尽”。  以上一切,统统发生在何训田十二岁之前。
 
RD作曲法  
1986年,何训田的作品《天籁》首演,标志着RD作曲法实验成功。1990年,“美国国际新音乐作曲家比赛委员会”授予《天籁》1988-89年度唯一的“杰出音乐成就大奖”。  何训田用“三时说”阐述RD作曲法的缘起:他认为,音乐发生的第一个时期,即人类初期,有很多的自然音,这些音在大自然中就是普遍存在的。到了第二个时期,人类文明进步了,为了交流方便,就抽象出其中的几个音来,比如五音律、七音律,或十二音律。如果在钢琴上固定出十二个音,这样的乐器和曲子作出来,全世界都可以演奏,确实方便了音乐交流,但发展到一定程度,十二音律又会极大地限制了作曲。“全世界无数的作曲家,都用这十二个音,用任何排列组合方式,基本上穷尽了,所以它不可能产生新的方式。即使你非常悲痛,产生的还是这样的东西。”  
因此何训田认为,一定将有第三个时期。在第三个时期,音乐的材料被无限扩展,又从十二个音变成无穷多的音,因为这些音,在自然中本来就是存在的。  
而他这些年的创作和工作,就是“摸索RD作曲法的可能性”。想用简短的文字来解释清楚他的作曲理论是枉然的。只能这么说:这是一种新的结构音乐的原则。指挥家陈佐湟临上台对乐队说:这只有凭良心来演奏了。  
《天籁》迄今一共只演出了三场,引起了国际音乐界的关注。去年,院长找到何训田,希望他在“布拉格之春”上演出。但因为条件限制,演奏难度太大,难以成行。何训田明白,RD作曲法在目前根本不可能推广。 

野生的“学院派”  
何训田的音乐之路,一直充满了野生的思维和野生的智慧。  
小学毕业他想考四川音乐学院的附中,但文革开始了,梦想彻底破灭。后来这个愿望直到1977年恢复高考才得以实现,可不久,他又对这来之不易的现实感到失望。他引述王尔德的名言:“人类有两大悲剧,一是理想没有实现,二是理想实现了。”  
还在音乐学院二年级时,何训田已连续在全国唯一的音乐刊物上发表了两部作品,这也是破天荒的。他在德国获奖的作品《两个时辰》,有个院长听完后对旁人说:我们学校怎么培养出这样的学生?这话当然是贬义的。  
直到现在,他仍处在矛盾之中,一方面,他鼓励学生走自己的路,另一方面,他又意识到,自己对学生来说是有害的,因为他所教他们的,跟社会或专业里的一切又是不吻合的。  
教学和行政的工作,占据了他一半以上的时间与精力,也逼着他养成了一种随时进入创作状态的好习惯。前一分钟还在和人谈工作,转脸马上就可以作曲。不这样,他就没有时间写自己想写的东西。  
相熟的朋友见到他,总问:“怎么,你还没辞职呢?”  

音乐为心灵插上插头  
用音乐表达,在何训田来说并无障碍,用语言表达,却远没有那么流畅。他目光游移,语多停顿且语焉不详,但语言背面暗藏机锋,甚至冷幽默。  
他说这几年太少社交,一年里像这样跟人坐下来聊天,绝对少于十次,语言功能似乎已逐步退化。年轻时候他是说笑话的好手,常常能把同学说得笑倒在桌子下,而他自己还能稳得住、抽烟。  
他一边说,一边笑着点起一颗烟。  
平时他并不抽烟,有事做的时候不抽,上课、做音乐的时候也不抽,“一说话就要抽烟,比如开会之类”。也许对他而言,坐下来与生人晤谈,性质与被迫参加行政会议相仿佛。

人物周刊:你小时候非常早熟?  
何训田:很早熟,八岁的时候就开始写东西,有作曲的想法更早。  
小学入学考试,我没考上,因为很多题目的解答有个规范,但是我对那些套路完全不清楚。考试题目我觉得很简单,不可思议的简单,但是我想得很复杂,用很复杂的方式来回答。没考上,还是找人说情才进了小学。  
人物周刊:何时发现自己有天赋?  
何训田:我是天生论者。小时候没觉得自己是天才,后来就越来越觉得了(笑)。
人物周刊:你说过,你的耳朵和眼睛最灵敏,眼睛是你做音乐的一个很重要的来源。为什么是眼睛而非其他?  
何训田:我常常说,鸡不是吃了鸡蛋才下鸡蛋,它是吃了其他的东西,最后下出来的是鸡蛋。我可以转化视觉的、包括其他的感觉为声音。我很少拍照,但我第一次拍的照片,就基本上作为《阿姐鼓》的封面。我拍第一个MTV就获奖了。我们系的画册里很多东西都由我设计。很多东西是相通的,音乐的东西,也可以输出为视觉。  
人物周刊:许多创作者都有才华枯竭的瓶颈期,你有过这样的困惑吗?  
何训田:没有,我的状态是越来越好,也可能是因为RD作曲法,它在材料和写作方式上完全打开了创作的空间,我惟一的问题是时间不够用。  
人物周刊:为了写《阿姐鼓》,你是否在西藏生活了比较长的一段时间? 
何训田:跟时间的长短没有关系,也许他去了,一下飞机,就悟出来了,然后就可以走了(笑)。  大多数时候,我并不喜欢旅游,因为现实世界往往不如我心里的世界美好。我也不喜欢出国,以前去了不少国家,似乎都不怎么坐得住。  
人物周刊:你的音乐往往有一种宗教感,三年前还专门创作了《波罗蜜多》专辑,你信佛吗?  
何训田:我不是通常意义上的信佛。别人说我的音乐有两大主题:宗教的,或者自然的。我小时候就在教堂里,教堂钟声和唱诗班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,然后就是小的时候,经常独自一个人走夜路,跟你今天走夜路不一样,我是在荒山野岭里走夜路。自然界的很多声音,在夜晚的山里被放大了,树木和风声,动物的叫声,植物互相摩擦的声音……如果天气不好,还有暴风雨和雷声,不用专门去听,它就自己到耳朵里来。  
人物周刊:除了超越尘世的,有没有想过写一些更贴近、更入世的题材?  
何训田:其实也算是很贴近了,宗教和自然离生活比较远,但是离人的内心就比较近。 人物周刊:你对神秘现象感兴趣?  
何训田:对,我是一个每天都做梦的人,而且做梦时往往知道自己在做梦,甚至在梦中做算术。我会一种咒语,做到恐怖的梦,就反复念咒语把自己唤醒。  
人物周刊:咒语是什么?  
何训田 :(笑)这个我不能告诉你,那是我的咒语。
  
何训田,作曲家,上海音乐学院教授、作曲系主任,主要作品有《阿姐鼓》(1994年)、《波罗密多》(2002)等。他创作的《阿姐鼓》是国际唱片史上在全球发行的第一张中文唱片,自出版发行以来,获得国际和国内二十多个奖项。
(责任编辑:丁潇)
发表于 2006-8-20 11:04 | 显示全部楼层

谱面简洁

思路相似不等于两种谱相同.
孔先生的“一线谱”,以F定线,F处于七个基本音级的中间,往上只有G、A、B,往下只有E、D、C,读谱时以F为基点上下找音,比现行五线谱容易确定不同高度的音位。笔者认为这是其长处之一。音名不同,所用符头也有不同,这也利于读谱时判断音高。不过笔者也有两点也许是多余的顾虑。乐谱在手写的情况下,是不可能像这里的谱例那么“规矩”的,为了快速,人们多半用点一点代替实心符头,用画个圈代替空心符头,在这种情况下,特别是写谱潦草的时候,有可能出现:(1)F线下的C、E混淆不清;(2)A、D音无论时值多少,易被当成二分音符(这是读惯五线谱者容易引起的条件反射)。


孔先生:您的“一线谱”思路确实不一般,一条线,谱面简洁。

正如爱乐学乐网友说的:但F线下的C、E混淆不清。还有上下二线之间的A D 音符出现多了可能也是不好分辨。应该改进。

拜厄的谱例中高音谱表的一线既是F线,建议不必用高音谱号G了,也改用F谱号才有理由。

您的二线谱是什么样的,不拿来大家看看?







[此贴子已经被作者编辑过]
发表于 2006-8-20 12:24 | 显示全部楼层

四線譜

(ZT)簡介孫氏鍵盤與孫氏四線譜制
律呂鍵盤


民國初年,有人根據中國將十二音,
平分為六呂六律兩組音的原理,
認為中國式的鋼琴鍵盤,
不須要仿西洋七聲體系,
以七音為大白鍵,五音為小黑鍵。
若將鋼琴鍵盤,改為六白鍵六黑鍵
(所有相鄰之黑白鍵仍為半音,
但所有相鄰白鍵均為全音,
其中間必有一黑鍵,
因此所有相鄰黑鍵亦均為全音)
則因排列規則之故,演奏轉調、移調、換音階、和聲....時,
都能得將指法簡化之益。如下:

     │  │  │  │  │  │  │  │  │  │  │  │  │  │  │ .│
     │B│  │#C│  │#D│  │F│  │G│  │A│  │B│  │#C│
     │  │  │  │  │  │  │  │  │  │  │  │  │  │  │  │
     └┬┘  └┬┘  └┬┘  └┬┘  └┬┘  └┬┘  └┬┘  └┬┘
       │      │      │      │      │      │      │  .  │
       │  C  │  D  │  E  │  #F  │  #G  │  #A  │  C  │
     ─┴───┴───┴───┴───┴───┴───┴───┴─
這種改良式的鍵盤結構,
於西方在以前在之後,
都陸續有人提出。
好處是各調之音階指位相同,
同和絃之指位亦相同。

這種改良式的鍵盤結構,
於西方似未被重視與採用。
在中國大陸則用在改良大洋琴、台笙、雲鑼、木琴、豎琴、轉調古箏、
(口、手)風琴、電子琴的轉調機能上,
獲得相當的成功。
使得這些原本不利於轉調的樂器,
反變得特別容意轉調(每個調都用相同的音型)。

若願意指出這種改良式的鍵盤結構,
有何缺點的話,
當是這種鍵盤不再如老鍵盤那樣,
可靠三兩三兩排列的黑鍵盤所提供的不歸則線索,
較易找出音位來。
補救的辦法倒也頗為現成,
就是原來的白鍵,仍維持白色,
原來的黑鍵,仍維持黑色,
也就是說無論大小鍵都是有黑有白的!
這麼一來六個大鍵中將有三白三黑,
六個小鍵中將有四白二黑,
就仍可靠此鍵盤所提供的不歸則線索,
找出音位來了!

星海音樂學院的趙宋光院長,
在十幾年前已請廣州珠江鋼琴廠制出此琴,
且全家都實際使用此琴,
珠江鋼琴廠且制了一百台,
惟經我前日向他們打聽時
全廠上下竟無人知道此事

四線譜制:

不但西洋的七聲體系鍵盤,
並未臻完美,而有其可改進之處。
配合西洋七聲體系的五線譜,
也可以加以改革,
以配合改良式的律呂鍵盤,如下: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─●─○─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● ○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●─○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●  ○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●─○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              ● ○
    ─●─○─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─●─○─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● ○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●─○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●  ○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●─○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              ● ○
    ─●─○─
          .   . .   .  .  .   .    .   .  .  .    .   :
      B  C  #C D  #D  E  F  #F    G  #G  A #A    B   C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.
      B  C  #C D  #D  E  F  #F    G  #G  A #A    B   C
      .

這種記譜法,仍有五線。
但第三線不印出,當作(中)加線使用,
與上加線、下加線一樣,
有記音符時才臨時劃出。
所以可稱為四線譜。

本記譜法,廢除#b符號,
每一線(每一間)則均有一黑一白兩個音符,
其中白音符比黑音符高半音。
如上表,與律呂鍵盤的精神一樣,
所有相鄰之黑白符必為半音,
但所有相鄰白符均為全音,
所有相鄰黑鍵亦均為全音。依此,
則由下加一線C音至中(加一)線B音之音位,
與原五線譜完全相同,
(只是Do、Re、Mi必為白符,
Fa、So、La、Si必為黑符,
因此而唯一有問題的兩拍則可仿簡譜,
改以延拍線,以加記在中加線位置的方式記出)。

這種記譜法,上二線之音位,洽與下二線之音位完全相同,
(只是高八度);
中音譜表與高音譜表的音位也完全相同,
(只是低八度);
低音譜表與高音譜表的音位也完全相同,
(只是再低八度)。
這種安排,可發揮與簡譜一樣的『重複認讀』
(─只要學七個音位)的功能。
也就是說,它比傳統線譜簡單。

用之於全音音樂、半音音樂、新音樂時,
因為它對應於律呂鍵盤,
則白符用大鍵,黑符用小鍵。
且廢除了#b符號,正可配合十二平均律鋼琴的精神,
使記譜與演奏簡化。

最近得知
天津音樂學院的王音宣教授,
也有類似的發明,
惟音位與我稍有不同,
如下所示: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─●─○─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● ○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●─○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●  ○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●─○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              ● ○
    ─●─○─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─●─○─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● ○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●─○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●  ○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●─○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              ● ○
    ─●─○─
      .   .  .  .  .  .   .  .    .  .   .  .     :
  B  C  #C  D #D  E  F  #F  G   #G  A  #A  B     C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.
  B  C  #C  D #D  E  F  #F  G   #G  A  #A  B     C
  .
发表于 2006-8-20 13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
又有新东西出来了,开眼界

最好弄些实际的曲例出来,新旧对照,让人从感性方面体验新旧方法的异同.
 楼主| 发表于 2007-2-15 21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
一线谱谱例

尊敬的各位网友,现再给大家上传一份一线谱的谱例,请大家浏览。您只要记住了一组七个白键音的形位特征,这将近四个八度的所有音高,就能轻松地识别出来,且谱面洁净,赏心悦目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
[此贴子已经被作者编辑过]



[此贴子已经被作者编辑过]
 楼主| 发表于 2006-8-26 12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
答hzszr先生

孔先生:您的“一线谱”思路确实不一般,一条线,谱面简洁。
正如爱乐学乐网友说的:但F线下的C、E混淆不清。还有上下二线之间的A D 音符出现多了可能也是不好分辨。应该改进。
拜厄的谱例中高音谱表的一线既是F线,建议不必用高音谱号G了,也改用F谱号才有理由。
您的二线谱是什么样的,不拿来大家看看?

尊敬的hzszr先生:您好!
感谢您上传了这么多资料,辛苦了!
此前,我也知道国外有许多一线谱改革方案,但我坚信,我的一线谱方案不会与他们的相同或相似,因为我是受汉字的笔划启发,用12个序列符号来表示键盘上一组12个音级的,先发明了两线谱,又改成一线谱。这种思路,洋人是不可能有的。
C和E,  D和A是不会混淆的,按规定:C离线一个符头的距离,E是贴线的,它们的差别是很大的,可非要把它们写到容易混淆的位置,那不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吗!倘若在五线谱中,明明是间里的符头,非要把它写的压住线,不是也很难辨认吗?!D和A只要注意向线靠拢,是绝对不会混淆的。
按说,现在的谱号已不再有五线谱中定音位的意义,只作为音区音组标识,用什么都可以,但G谱号造形美观,很多地方都以它作为音乐的标志,舍弃不可惜吗?
两线谱是将代表12个音级的12个序列符号放在两线之间的记谱法,和一线谱的符号大同小异。因贴图不便,这里就免了,抱歉!
不知我的解释您是否满意,不妥之处,请指教!



[此贴子已经被作者编辑过]
发表于 2006-8-21 07:39 | 显示全部楼层

宣传的力度不够

C和E,  D和A是不会混淆的,按规定:C离线一个符头的距离,E是贴线的,它们的差别是很大的,可非要把它们写到容易混淆的位置,那不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吗!倘若在五线谱中,明明是间里的符头,非要把它写的压住线,不是也很难辨认吗?!D和A只要注意向线靠拢,是绝对不会混淆的。
按说,现在的谱号已不再有五线谱中定音位的意义,只作为音区音组标识,用什么都可以,但G谱号造形美观,很多地方都以它作为音乐的标志,舍弃不可惜吗?
两线谱是将代表12个音级的12个序列符号放在两线之间的记谱法,和一线谱的符号大同小异。因贴图不便,这里就免了,抱歉!
不知我的解释您是否满意,不妥之处,请指教!


孔先生:

您的一线谱谱面与五线谱比较的确是简洁,音高也能用,五线谱的生成可能与以前西方趋向于图表式的文档有关。

我说的意思CE与AD主要是在书写的时候有混淆的可能,要是在印刷品中当然绝对是没问题的。

查了网上,您的二线谱方案早在2002年7月就己宣布了,但我却至今才在这里知道您的音谱改革方案,是不是宣传的力度不够?

我有邮箱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大众乐谱 ( 粤icp备05006687 )

GMT+8, 2017-6-25 01:09 , Processed in 0.509746 second(s), 14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