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众乐谱音乐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热搜: discuz
查看: 116263|回复: 155

人类最简易实用的线谱——“一线谱”,和2008年夏天新改的方案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06-8-15 10:06 | 显示全部楼层

看来这种谱子比五线谱好看多了

看来这种谱子比五线谱简单多了,以不同的颜色来表示音高,比五线谱单独的以线间的位置来表示音高好认多了,像简谱一样版面简洁.
发表于 2006-8-17 16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
百花齐放,百家争鸣

看来人类改革五线谱的想法和进行探索的实践,由来已久了。光是近来从网上得知,国人已经提出的改革方案就有“一线谱”、“二线谱”、“六线谱”(不是吉他上所用的指谱)、“键盘黑键谱”等,笔者孤陋寡闻,说不定还有其它的呢。中国同胞也可以提出方案,挑战权威,值得高兴。不管它们是否尽善尽美,都值得咱们击节歌唱。
现行的五线谱的确有不尽人意之处。既然如此,就必须改进甚至改革。改成什么样才好?恐怕这不是谁说了能算的事。如果改革者都把方案拿出来,让大众见识,在“百花齐放,百家争鸣”中,扬优去劣,取长补短,更臻完善,使得某种方法大众喜欢,乐于用它,那就会像汉字由繁体改简体一样,最后趋于成熟成功。
以前出现的方案,由于条件的限制,有的可能只锁在档案柜里,或者只出现在极少数人的书架上,以致知者甚少,哪怕尽善尽美,也难成气候的。现在好了,互联网没有围墙,只要大家感兴趣的东西,不但可以超出网站的小圈子,跨出市界、省界、国界,甚至可以传播全球。这是介绍推广新谱的极好条件,也是可以大大缩短普及新谱时间的好举措。当年发明“纽姆谱”的僧侣们是有智慧的人,但我猜想他们做梦也不会想到有今天这样的好条件的。








[此贴子已经被作者编辑过]
发表于 2006-8-17 14:43 | 显示全部楼层

hzszr提供的两份记谱法资料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
这两张扫描图在论坛上显示可能不完整,请先下载入电脑,然后读图的窗口打开.



[此贴子已经被musicabc编辑过]
发表于 2006-8-17 16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
此“一线谱”,非彼一线谱也

思路相似不等于两种谱相同.
孔先生的“一线谱”,以F定线,F处于七个基本音级的中间,往上只有G、A、B,往下只有E、D、C,读谱时以F为基点上下找音,比现行五线谱容易确定不同高度的音位。笔者认为这是其长处之一。音名不同,所用符头也有不同,这也利于读谱时判断音高。不过笔者也有两点也许是多余的顾虑。乐谱在手写的情况下,是不可能像这里的谱例那么“规矩”的,为了快速,人们多半用点一点代替实心符头,用画个圈代替空心符头,在这种情况下,特别是写谱潦草的时候,有可能出现:(1)F线下的C、E混淆不清;(2)A、D音无论时值多少,易被当成二分音符(这是读惯五线谱者容易引起的条件反射)。
发表于 2006-8-18 13:30 | 显示全部楼层

转载一篇介绍何先生的文章

文章来源:搜狐>财经频道 > 国内财经 > 南方人物周刊 > 《南方人物周刊》第39期
题目:何训田:你怎么还没辞职呢?
作者:周刊记者  蒯乐昊

何训田,谐音何训天,把天和地(田地)都训了,口气很大。  
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知道何训田,是因为他的《阿姐鼓》。 《纽约时报》评价道:“ 《阿姐鼓》使中国人实现了让其音乐走向世界的理想。”  
而何在音乐上的贡献,大多数人并不了解。俄罗斯音乐学家赫洛波娃教授认为何训田独创的RD作曲法,标志着中国有了一个自己的音乐学派。“我从来没有听过如此独特的音乐,如此处理弦乐的手法。这音乐欧洲没有,美国也没有,俄罗斯也没有。”  

少年纤夫  
何出生教师家庭,少时家贫,兄弟姐妹六个,他排行老四。从事数学教育的父母似乎并无特殊的艺术才华,但六姐弟中有一半后来走上了艺术之路:两个作曲家,一个画家。  八岁之前,何训田已经决定:将来要当一名作曲家。用他自己的话说,“目标坚定,方向明确”。那时候,他已经会自己写一些简单的旋律。  
他绝对相信天赋,因为在进入音乐学院之前,他在音乐领域的所有摸爬滚打,并无师承。他自学基本乐理,这个在学校只教一年的课程,他自学了整整四年,而且没有办法鉴定自己所学是否正确。他自己动手制作竖吹的小笛,还根据书本上的知识做成了矿石收音机……  
第一次听到小提琴,四个空弦一拨出来,何训田当场着迷。那时一把小提琴售价30元,简直是一笔巨款,足以让一家人不吃不喝一个月。他悄悄地瞒着父母,去嘉陵江上当纤夫。脱去鞋子赤脚踩在鹅卵石上的时候,疼得几乎要跳起来。这是世界上最残酷、最劳累的体力劳动。纤夫们一天要吃九顿饭才能应付超负荷的体力支出。即使是这九顿饭,也是在此岸无路可走,纤夫们上船过河,到对岸继续去拉的间隙匆匆吞下。纤夫端着滚烫的瓦罐,马上舀起嘉陵江水倒在饭上降温,谁先吃完,谁就可以抢到纤绳最顶端的有利位置。行程过半,何训田收拾行李,逃离纤夫队,连续步行两天才回到家,一进家门就栽倒在床上。他用纤夫队预付的那一半报酬,买到了小提琴。  
他为自己写下了小提琴的练习曲,根据四个手指写出各种排列组合的方式,然后,站在烈日照射的自家后院练琴。他后来回忆,“就是到现在看,那也是对排列组合的穷尽”。  以上一切,统统发生在何训田十二岁之前。
 
RD作曲法  
1986年,何训田的作品《天籁》首演,标志着RD作曲法实验成功。1990年,“美国国际新音乐作曲家比赛委员会”授予《天籁》1988-89年度唯一的“杰出音乐成就大奖”。  何训田用“三时说”阐述RD作曲法的缘起:他认为,音乐发生的第一个时期,即人类初期,有很多的自然音,这些音在大自然中就是普遍存在的。到了第二个时期,人类文明进步了,为了交流方便,就抽象出其中的几个音来,比如五音律、七音律,或十二音律。如果在钢琴上固定出十二个音,这样的乐器和曲子作出来,全世界都可以演奏,确实方便了音乐交流,但发展到一定程度,十二音律又会极大地限制了作曲。“全世界无数的作曲家,都用这十二个音,用任何排列组合方式,基本上穷尽了,所以它不可能产生新的方式。即使你非常悲痛,产生的还是这样的东西。”  
因此何训田认为,一定将有第三个时期。在第三个时期,音乐的材料被无限扩展,又从十二个音变成无穷多的音,因为这些音,在自然中本来就是存在的。  
而他这些年的创作和工作,就是“摸索RD作曲法的可能性”。想用简短的文字来解释清楚他的作曲理论是枉然的。只能这么说:这是一种新的结构音乐的原则。指挥家陈佐湟临上台对乐队说:这只有凭良心来演奏了。  
《天籁》迄今一共只演出了三场,引起了国际音乐界的关注。去年,院长找到何训田,希望他在“布拉格之春”上演出。但因为条件限制,演奏难度太大,难以成行。何训田明白,RD作曲法在目前根本不可能推广。 

野生的“学院派”  
何训田的音乐之路,一直充满了野生的思维和野生的智慧。  
小学毕业他想考四川音乐学院的附中,但文革开始了,梦想彻底破灭。后来这个愿望直到1977年恢复高考才得以实现,可不久,他又对这来之不易的现实感到失望。他引述王尔德的名言:“人类有两大悲剧,一是理想没有实现,二是理想实现了。”  
还在音乐学院二年级时,何训田已连续在全国唯一的音乐刊物上发表了两部作品,这也是破天荒的。他在德国获奖的作品《两个时辰》,有个院长听完后对旁人说:我们学校怎么培养出这样的学生?这话当然是贬义的。  
直到现在,他仍处在矛盾之中,一方面,他鼓励学生走自己的路,另一方面,他又意识到,自己对学生来说是有害的,因为他所教他们的,跟社会或专业里的一切又是不吻合的。  
教学和行政的工作,占据了他一半以上的时间与精力,也逼着他养成了一种随时进入创作状态的好习惯。前一分钟还在和人谈工作,转脸马上就可以作曲。不这样,他就没有时间写自己想写的东西。  
相熟的朋友见到他,总问:“怎么,你还没辞职呢?”  

音乐为心灵插上插头  
用音乐表达,在何训田来说并无障碍,用语言表达,却远没有那么流畅。他目光游移,语多停顿且语焉不详,但语言背面暗藏机锋,甚至冷幽默。  
他说这几年太少社交,一年里像这样跟人坐下来聊天,绝对少于十次,语言功能似乎已逐步退化。年轻时候他是说笑话的好手,常常能把同学说得笑倒在桌子下,而他自己还能稳得住、抽烟。  
他一边说,一边笑着点起一颗烟。  
平时他并不抽烟,有事做的时候不抽,上课、做音乐的时候也不抽,“一说话就要抽烟,比如开会之类”。也许对他而言,坐下来与生人晤谈,性质与被迫参加行政会议相仿佛。

人物周刊:你小时候非常早熟?  
何训田:很早熟,八岁的时候就开始写东西,有作曲的想法更早。  
小学入学考试,我没考上,因为很多题目的解答有个规范,但是我对那些套路完全不清楚。考试题目我觉得很简单,不可思议的简单,但是我想得很复杂,用很复杂的方式来回答。没考上,还是找人说情才进了小学。  
人物周刊:何时发现自己有天赋?  
何训田:我是天生论者。小时候没觉得自己是天才,后来就越来越觉得了(笑)。
人物周刊:你说过,你的耳朵和眼睛最灵敏,眼睛是你做音乐的一个很重要的来源。为什么是眼睛而非其他?  
何训田:我常常说,鸡不是吃了鸡蛋才下鸡蛋,它是吃了其他的东西,最后下出来的是鸡蛋。我可以转化视觉的、包括其他的感觉为声音。我很少拍照,但我第一次拍的照片,就基本上作为《阿姐鼓》的封面。我拍第一个MTV就获奖了。我们系的画册里很多东西都由我设计。很多东西是相通的,音乐的东西,也可以输出为视觉。  
人物周刊:许多创作者都有才华枯竭的瓶颈期,你有过这样的困惑吗?  
何训田:没有,我的状态是越来越好,也可能是因为RD作曲法,它在材料和写作方式上完全打开了创作的空间,我惟一的问题是时间不够用。  
人物周刊:为了写《阿姐鼓》,你是否在西藏生活了比较长的一段时间? 
何训田:跟时间的长短没有关系,也许他去了,一下飞机,就悟出来了,然后就可以走了(笑)。  大多数时候,我并不喜欢旅游,因为现实世界往往不如我心里的世界美好。我也不喜欢出国,以前去了不少国家,似乎都不怎么坐得住。  
人物周刊:你的音乐往往有一种宗教感,三年前还专门创作了《波罗蜜多》专辑,你信佛吗?  
何训田:我不是通常意义上的信佛。别人说我的音乐有两大主题:宗教的,或者自然的。我小时候就在教堂里,教堂钟声和唱诗班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,然后就是小的时候,经常独自一个人走夜路,跟你今天走夜路不一样,我是在荒山野岭里走夜路。自然界的很多声音,在夜晚的山里被放大了,树木和风声,动物的叫声,植物互相摩擦的声音……如果天气不好,还有暴风雨和雷声,不用专门去听,它就自己到耳朵里来。  
人物周刊:除了超越尘世的,有没有想过写一些更贴近、更入世的题材?  
何训田:其实也算是很贴近了,宗教和自然离生活比较远,但是离人的内心就比较近。 人物周刊:你对神秘现象感兴趣?  
何训田:对,我是一个每天都做梦的人,而且做梦时往往知道自己在做梦,甚至在梦中做算术。我会一种咒语,做到恐怖的梦,就反复念咒语把自己唤醒。  
人物周刊:咒语是什么?  
何训田 :(笑)这个我不能告诉你,那是我的咒语。
  
何训田,作曲家,上海音乐学院教授、作曲系主任,主要作品有《阿姐鼓》(1994年)、《波罗密多》(2002)等。他创作的《阿姐鼓》是国际唱片史上在全球发行的第一张中文唱片,自出版发行以来,获得国际和国内二十多个奖项。
(责任编辑:丁潇)
发表于 2006-8-20 13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
又有新东西出来了,开眼界

最好弄些实际的曲例出来,新旧对照,让人从感性方面体验新旧方法的异同.
发表于 2006-8-22 23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
设计乐谱的表达方式时应尽可能考虑得周详些

关于可能出现的情况,是我在"此一线谱,非彼一线谱也"的贴子中提出来的,只是提出一种可能性:
“乐谱在手写的情况下,是不可能像这里的谱例那么“规矩”的,为了快速,人们多半用点一点代替实心符头,用画个圈代替空心符头,在这种情况下,特别是写谱潦草的时候,有可能出现:(1)F线下的C、E混淆不清;(2)A、D音无论时值多少,易被当成二分音符(这是读惯五线谱者容易引起的条件反射)。”
这种猜测可能是对的,也可能是错的,只有通过大量、反复的实验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。
发表于 2006-8-23 23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
不会混淆更加好

为完成一项有意义的工作孜孜以求,坚持不懈,奋斗了二十年,这与当今出现在不少人们中的急功近利、浮夸虚假之风相比,就显得更加可贵了。现在,社会广泛倡导自主创新精神,希望变“中国制造”为“中国创造”。如果音乐界有更多这样的人,更多这样的事,相信中国将会对人类的音乐文化事业,做出更大的贡献。
中国大陆在六十年代初期提出了简化汉字方案,而且是由国家部门提出来的,至今已四十多年了,如果将方案正式公布之前出现于民间的自发的改革时间也算进来,那就更长了,但目前社会上仍然频频出现简繁纷杂及写不规范简化字现象。这说明,要改革一种约定俗成的东西,难度很大,时间漫长,务须对此有充分的思想准备。但“千里之行始于脚下”,“不积跬步,无以达万里”,因害怕路途遥远而不迈开第一步,就永远达不到目的地。而提出方案,就是迈开了第一步。道路曲折,前途光明。祝你成功!


[此贴子已经被作者编辑过]
 楼主| 发表于 2006-8-26 12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
谢答

关于可能出现的情况,是我在"此一线谱,非彼一线谱也"的贴子中提出来的,只是提出一种可能性:
“乐谱在手写的情况下,是不可能像这里的谱例那么“规矩”的,为了快速,人们多半用点一点代替实心符头,用画个圈代替空心符头,在这种情况下,特别是写谱潦草的时候,有可能出现:(1)F线下的C、E混淆不清;(2)A、D音无论时值多少,易被当成二分音符(这是读惯五线谱者容易引起的条件反射)。”
这种猜测可能是对的,也可能是错的,只有通过大量、反复的实验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。


尊敬的"爱乐学乐"的朋友:您好!
      首先感谢您对记谱法改革的热心关注和支持!
      我在搞记谱改革研究的时候,很多年都是手写,直到2000年初,才买了台电脑,并做了 打谱程序.原来手写时没出现什么问题,可电脑打谱时却出了问题:黑键音 白键音都掺到一起了.因为手写较为灵活,在一定的规则里,可根据实际情况做些适当的调整.可电脑就不行了,程序设计成什么样就打成什么样,是死的,不会自动调整.只好又改了记谱规则.
      我介绍这个情况主要是说,手写是不成问题的.尤其是用点点来表示黑符头 C和E 就更不会混淆了,只要记住 E一定要帖线,C点的离线远点就行了,一线谱加线的间距相当于五线谱一线到五线的距离,这么大的空间,中间点一个C 的黑点儿应该不是难事.
      至于 D和A 包括 F 用白符头的问题,不识五线谱的人是没有问题的,习惯五线谱的人问题也不大,只要用上几次,就习惯了.五线谱中的顿音点与简谱中的高低音点,是一模一样的,有几个人会搞错呢?
      其实,这些问题包括网友们提到的其他问题,我在设计时都反反复复考虑 试验过了,不然,也不会花近20年的时间,只设计出了一条线和12个符号.也不敢冠以"人类最简易"这几个字.
      您在"乐谱交流"板块呼吁开设"记谱改革"板块的帖子我看到了,在此谨表诚挚的谢意!
      欢迎您再次光临,继续探讨!    多谢!

      
[此贴子已经被作者编辑过]
 楼主| 发表于 2006-8-26 12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
答hzszr先生

孔先生:您的“一线谱”思路确实不一般,一条线,谱面简洁。
正如爱乐学乐网友说的:但F线下的C、E混淆不清。还有上下二线之间的A D 音符出现多了可能也是不好分辨。应该改进。
拜厄的谱例中高音谱表的一线既是F线,建议不必用高音谱号G了,也改用F谱号才有理由。
您的二线谱是什么样的,不拿来大家看看?

尊敬的hzszr先生:您好!
感谢您上传了这么多资料,辛苦了!
此前,我也知道国外有许多一线谱改革方案,但我坚信,我的一线谱方案不会与他们的相同或相似,因为我是受汉字的笔划启发,用12个序列符号来表示键盘上一组12个音级的,先发明了两线谱,又改成一线谱。这种思路,洋人是不可能有的。
C和E,  D和A是不会混淆的,按规定:C离线一个符头的距离,E是贴线的,它们的差别是很大的,可非要把它们写到容易混淆的位置,那不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吗!倘若在五线谱中,明明是间里的符头,非要把它写的压住线,不是也很难辨认吗?!D和A只要注意向线靠拢,是绝对不会混淆的。
按说,现在的谱号已不再有五线谱中定音位的意义,只作为音区音组标识,用什么都可以,但G谱号造形美观,很多地方都以它作为音乐的标志,舍弃不可惜吗?
两线谱是将代表12个音级的12个序列符号放在两线之间的记谱法,和一线谱的符号大同小异。因贴图不便,这里就免了,抱歉!
不知我的解释您是否满意,不妥之处,请指教!



[此贴子已经被作者编辑过]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大众乐谱 ( 粤icp备05006687 )

GMT+8, 2018-4-22 04:45 , Processed in 0.148271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